當前位置: 足球公式 » 媒體資訊 » 行業動態 » 正文

共享汽車恩怨糾葛:一步用車“翻車”到底是誰挖的坑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9-05-24  來源:第一財經  瀏覽次數:1545
核心提示:共享汽車租約到期后,王先生退押金時被一步用車方面告知,公司資金鏈斷裂,可能無法及時退還押金。無意中,王先生窺見了一出“商戰”大戲。
 
一步用車與多氟多結緣的“媒人”是知豆汽車。多氟多是知豆汽車的供應商,而知豆則是一步用車的供應商。 視覺中國圖
  一步用車與多氟多結緣的“媒人”是知豆汽車。多氟多是知豆汽車的供應商,而知豆則是一步用車的供應商。 視覺中國圖

  原標題:河南“一步”翻車 到底是誰挖的坑

  馬紀朝

  簡介:共享汽車租約到期后,王先生退押金時被一步用車方面告知,公司資金鏈斷裂,可能無法及時退還押金。無意中,王先生窺見了一出“商戰”大戲。

  已經過去了100多天,王先生仍未能拿回自己的押金。他說,自己很想知道,當初這個在鄭州街頭隨處可見的“大黃車”,到底發生了什么?;?。

  王口中的“大黃車”,是河南一步用車科技有限公司(下稱“一步用車”)旗下的純電動共享汽車,由于車身通體黃色,被俗稱為“大黃車”。

  這些“大黃車”,曾給王先生的出行帶來方便。2018年底,鄭州市突然對燃油機動車實施單雙號限行,但不包括純電動汽車。于是,王先生向一步用車繳納了3000元押金,在同時支付租金后,開上了“大黃車”。

  1月5日,租約到期后,王先生去退車時卻被一步用車方面告知,一步用車的4003.8萬元新能源汽車補貼款被多氟多化工股份有限公司(002407.SZ,下稱“多氟多”)轉移,導致公司資金鏈斷裂,可能無法及時退還押金。

  王先生至今也未能拿回自己的3000元押金,但他無意中窺見了一出“商戰”大戲中的一個場景。

  一步用車董事長尚曉峰在接受第一財經1℃記者采訪時說,先后有數千名用戶遭遇押金退款難,而一步用車與多氟多的恩怨糾葛異常復雜。

  “初戀”

  一步用車與多氟多首次結緣的“媒人”,是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下稱“知豆汽車”)。

  知豆汽車是一家新能源汽車生產銷售企業,股東包括新大洋集團、吉利控股集團、金沙江聯合資本等多家機構。多氟多則是中國無機氟化工行業第一家上市公司,該公司的動力鋰電池,曾大多被供應給知豆汽車等新能源汽車生產商。

  尚曉峰與知豆汽車的淵源也頗深。尚曉峰旗下的河南四海盛景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下稱“四海盛景”),從2013年起就一直是知豆汽車的河南經銷商。后來,尚曉峰創辦一步用車時,運營所需的純電動共享汽車也大多由知豆汽車供應。

  簡言之,多氟多是知豆汽車的供應商,而知豆汽車則是一步用車的供應商。

  2017年2月,在知豆汽車的公司年會上,一步用車的共享模式被重點介紹并獲獎,這引起了同在現場的一位多氟多高管的關注,會后,該高管委托知豆汽車居中牽線。一步用車與多氟多開始了“初戀”。

  2017年5月初,在初步盡調后,多氟多拿出了一個投資方案:給予一步用車2.25億元的投資估值,向一步用車投資4500萬,占股20%,并基于一步用車的資金狀況,向一步用車提供總金額為9000萬元的3年免息債。

  這讓尚曉峰很開心。在他看來,一步用車從2016年11月開始運營,不過1年多時間,2.25億元的投后估值雖然說不上高,但有了上市公司的品牌背書和資金支持,一步用車的未來發展會更堅實。

  但此時,一個新的狀況出現了。

  據尚曉峰回憶,當年5月底,一步用車時任總經理田海玉提出,接下來的談判工作,由尚曉峰授權他出面。尚曉峰覺得,既然大局已定,細節交由公司總經理處理,也在情理之中。

  田海玉介入與多氟多談判后,向尚曉峰提出了一個新方案:多氟多方的投資比例不變,但一步用車方,需要將剩余80%股權,全部過戶到一個擬成立的有限合伙企業名下,該有限合伙的GP方被初定為田海玉,LP則被初定為尚曉峰及其他持股股東。

  根據《合伙企業法》,GP享有經營控制權,對有限合伙企業的事務擁有充分的管理和控制權,有權代表合伙企業簽訂對外的法律文件,在有限合伙中處于核心地位。

  這意味著,該方案一旦成行,田海玉將因GP身份,獲得一步用車公司的實際控制權。

  尚曉峰頓時警惕起來。“這是要架空我啊。”他說,自己不僅是一步用車董事長,還是公司創始人,從當初提出共享汽車理念,到后來一點一點地將一步用車做大,一步用車就像自己的孩子,而田海玉卻是一步用車在發展過程中引進的人才。

  尚曉峰回憶,他立即打電話給多氟多總經理李凌云,后者說,“你本來不就是財務投資人嗎?”尚曉峰拒絕了上述方案,并重新與多氟多溝通,希望雙方能拿出一個新的入股方案。

  決裂

  隨著田海玉等一步用車原高管與焦作多氟多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多氟多集團”)共同發起成立另一家與一步用車業務模型類似的純電動共享汽車公司,尚曉峰期待的合作被擊得粉碎。

  2017年8月,一家名為安徽智行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小明出行”)的企業成立。根據該公司官網介紹,小明出行投資方為多氟多集團,CEO為田海玉,CTO為一步用車原高管康國慶。

  “煮熟的鴨子,竟然飛走了。”沒有得到融資和上市公司品牌背書的一步用車,反而失去了總經理和技術總監,尚曉峰至今仍懊悔在心,“如果當初,我接受田海玉的條件,會是怎樣的結果?”

  但當時,木已成舟,尚曉峰不得不與其他一步用車高管,共同籌劃應對之策:一方面,鑒于一步用車的網站、APP等平臺代碼的軟件著作權屬于一步用車,要求小明出行不得再復制、挪用;另一方面,與田海玉談判,約定雙方的市場邊界,小明出行不得在3年內之內進入河南市場,否則應給予一步用車至少500萬元的經濟賠償。

  之后,小明出行攜手多氟多集團進入安徽市場,而一步用車則不得不尋求其他融資路徑。

  尚曉峰嘴里的故事,在田海玉描述中卻是另外的版本。

  田海玉對尚曉峰所稱當初由后者提出共享汽車理念的說法予以否認,直稱是“開玩笑”,并舉例,“一步用車的名字都是我起的。”他同時向1℃記者回應,尚曉峰所述的情況“大量不實”。在田的描述中,所謂合伙人等爭端,“(多氟多等)投資人有自己的判斷,無非是要將公司做好。”

  “農夫與蛇的故事,真的是一再上演啊。”田海玉在回應中說。但到底誰是“農夫”,誰是“蛇”,他沒有明說,外人亦無法得知。

  不過,田海玉給1℃記者的一個回復也耐人尋味。“一個創新項目,看到有機會、有利益,就要吃獨食?;畈幌氯チ?,再跪地求人。轉移上千萬財務出去,騙著別人收購。”田海玉說,“尚曉峰不但未實際出資,還涉嫌大量抽逃公司資金。”

  “當時邀請他(田海玉)進公司是因為看中他人比較聰明、有一定的企業運營管理經驗。他在公司期間確實也做了不少事情,但他最多也就算聯合創始人吧。”對于田海玉的說法,尚曉峰說,自己辛辛苦苦把公司從當初的幾百萬的投入做到了資產幾個億,有利潤積累,有銀行借款,也有供應商欠款,但這都是正常的商業行為,“因此說沒有出資甚至抽逃出資就純粹是無稽之談了。”

  田海玉以“涉及商業機密,我沒有義務也沒有權利公開”為由,拒絕向1℃記者提供更多的信息。

  5月17日前后,1℃記者曾分別通過短信、微信等渠道嘗試聯系李凌云,但截至發稿,未能獲得任何回復;多氟多董事長李世江則拒絕接受1℃記者采訪。

  ?;?/strong>

  2017年底,資金鏈進一步緊張的一步用車,為了維持運營,開始挪用客戶押金。同時,尚曉峰還委托北京一家FA,希望盡快獲得風投。

  但此時,整個共享汽車行業正在因一些企業的不斷倒閉,陷入市場低谷。

  公開資料顯示,2017年10月,于2016年3月上線的汽車分時租賃公司EZZY宣告倒閉;隨后,麻瓜出行、中冠共享汽車等多家共享汽車平臺均宣布停止運營。而輝煌一時的行業頭部玩家TOGO途歌,更是因資金鏈突然斷裂,讓整個共享汽車行業都蒙上陰影。

  共享汽車“寒冬”到來,但當時的一步用車高管,依然充滿信心,在他們的心目中,自己的一步用車,與那些倒閉的共享汽車平臺不同,它們的盈利模式是租車,而一步用車不是。

  “最初創辦一步用車的目的,就不是為了租車。”尚曉峰說,自己在汽車行業打拼了幾十年,從燃油車時代就創業開辦吉利汽車4S店,后來,在看到國家對新能源汽車的推廣力度越來越大,并將包括鄭州在內的全國88個城市列入新能源汽車推廣示范城市后,他認為傳統燃油車的高速增長期已經過去,新能源汽車時代正在到來。新能源汽車的推廣背后伴隨著大量的政策資金補貼。

  2013年,尚曉峰逐步將四海盛景的主營業務由之前的吉利牌燃油車銷售,調整為純電動知豆汽車。

  2014年9月,尚曉峰注冊成立河南四海盛行汽車租賃有限公司(下稱“四海盛行”),將補貼后售價為4萬多元的知豆電動汽車,在客戶繳納1萬元押金后租給客戶,租期1個月。到期后,客戶如果不滿意,還車退還押金;如果想買,補繳余款即可。

  靠著類似營銷,四海盛景的知豆汽車銷量,開始噌噌上漲。

  在一次出國考察時,尚曉峰發現,歐美等地共享汽車模式受到青睞?;毓?,他開始組建團隊、招聘人才,并在2016年初推出“一步用車”。

  “從一開始我們就不是一個租車企業,而是一個以移動互聯網和大數據驅動為基礎的新能源汽車運營平臺,共享是我的入口,是我的工具之一,后面有長租、銷售、充電。”尚曉峰說,根據易觀國際的統計數據,直到2018年8月,一步用車的全國市場排名在前十位。

  不過,即便如此,尚曉峰也承認,整個新能源汽車行業的興衰起伏,其實從一開始就與行業補貼、政策調整密切相關。

  最初的補貼政策較為寬松,新能源車企只要完成銷售即可領取補貼,但后來,由于騙補現象愈演愈烈,政策調整為“非個人用戶購買的新能源汽車申請補貼,累計行駛里程須達到3萬公里”。

  這意味著,知豆汽車銷售給一步用車的純電動汽車,如果想要拿到補貼,必須在車輛行駛3萬公里后方可領取。

  為了應對補貼政策,雙方便商定出一個妥協方案:知豆汽車先以補貼后價格(均價4萬元左右)將車輛售賣給一步用車,在車輛行駛滿3萬公里后,一步用車再將收到的相應補貼款打款給知豆汽車,就這樣日積月累,至2018年,被一步用車占用的該筆應付補貼賬款已經高達1億多元。

  2018年,不期而至的新能源汽車補貼新方案,讓本就虧損運營的知豆汽車遭遇重創。

  據該方案,純電動車續航150公里到300公里車型國家補貼分別下調約20%~50%,續航只有180公里的知豆D2,之前每輛車能領取近10萬元補貼,新方案出臺后,每輛車僅能領取1.65萬元。知豆汽車很快陷入經營困境。

  中國流通協會下屬分會的一項數據顯示,2018年1~7月,知豆汽車累計銷量1.31萬輛,同比下滑42%。其中,7月銷量僅有345輛,同比下跌91%。

  與此同時,多氟多對知豆汽車的應收賬款總額也在不斷攀升,高峰時期,該筆應收賬款總額高達3億多元。

  多氟多也在2018年年報中披露,2018年,知豆汽車遇到了一定的經營困難,企業被迫停產。由于知豆汽車欠多氟多應收賬款較多,短期內存在回收困難。

  這些背景,卻成為了多氟多與一步用車“再續前緣”的契機。

  “續緣”

  2018年9月底,已經離職創辦小明出行的老同事,突然與尚曉峰聯系。

  “當時他說,多氟多要收購我,我剛開始還不信。”不過后來,對方逐步打消了尚曉峰的疑慮,一個主要原因是,知豆汽車確實欠多氟多錢,多氟多想通過債權轉讓實現對一步用車的債轉股,進而間接收回上述應收賬款。

  “我一想,似乎也符合邏輯。”尚曉峰回憶說,當時,一步用車也確實缺錢,要是多氟多真能進來,那一步用車的債務就能解決。

  2018年11月21日,多氟多在進行了一個多月的盡調之后,由李凌云帶隊前往鄭州,與尚曉峰等人溝通收購細節,并現場簽訂《關于收購一步用車的會議紀要》(下稱“紀要”)。

  根據該紀要,尚曉峰將與多氟多簽訂兩份協議,一份為債權轉讓協議,即知豆用車將四海盛景尚未支付的應收債權(部分為新能源汽車補貼款)轉讓給多氟多;另一份為債轉股投資協議,即多氟多將該筆債權直接轉為對一步用車的股權投資款,多氟多占股90%左右,包括尚曉峰等人在內的原股東,保留5%至10%股權。

  2018年11月28日,多氟多與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知豆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四海盛景簽訂債權轉讓協議,約定知豆公司將其對四海盛景的到期債權4737.68萬元以及或有債權4524.00萬元轉讓給多氟多;同日,多氟多還與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四海盛景簽訂債權轉讓協議,約定知豆公司將其對四海盛景的到期借款910萬元債權轉讓給多氟多。

  這意味著,隨著這些債權轉讓協議的簽訂,四海盛景對多氟多的應付債務總額高達上億元。而且,在這些協議中,尚曉峰、四海盛行等公司,均被列為關聯擔保人。

  “既然債權轉讓協議已經簽過了,接下來該簽債轉股的收購協議了吧?”尚曉峰回憶起當時的想法。他隨之與李凌云聯系,催促對方抓緊簽署債轉股的協議,但得到的答復是,這個協議要等到一步用車先把小明出行不能進入河南市場的禁令解除后才能簽訂。

  尚曉峰很驚訝:既然多氟多都已經打算通過債轉股成為一步用車占股90%的大股東了,也就意味著小明出行很快與一步用車成為一家了,又怎么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呢?

  收購協議無法進行,雙方的合作再一次陷入僵局。

  2019年1月3日,多氟多向焦作市中站區法院提起訴訟并立案。2019年3月26日,中站區法院分別作出(2019)豫0803民初13號、14號民事判決書(下稱“13號判決書”、“14號判決書”)。

  13號判決書、14號判決書同時確認,截至2018年10月31日,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下稱“知豆電動公司”)共拖欠多氟多公司賬款3.638億元。

  在13號判決書中,中站區法院認定,知豆電動公司向多氟多公司轉讓其對四海盛景公司貨款債權47376757.38元及相應的利息,補貼款債權1522.8萬元以及或有債權3001.2萬元,用于沖抵知豆電動公司的債務。合同生效后,2018年12月26日,四海盛景公司已償還多氟多公司4003.8萬元,扣除知豆銷售公司墊付的補貼款1522.8萬元,至今四海盛景尚有23626227.2元債務及2019年1月1日起的利息未償還。

  在13號判決書中,中站區法院還認定,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向多氟多公司轉讓其對四海盛景公司的債權910萬元及利息835205.48元(算至2018年10月31日,之后按年利率18%計算至借款還清之日止),用于沖抵知豆電動公司欠多氟多公司的貨款。

  兩份判決書同時判令被告河南四海盛景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償還原告多氟多的債權及利息(利息自2019年1月1日起按照年利率18%計算);被告尚曉峰、河南四海盛行汽車租賃有限公司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判決生效后,尚曉峰及四海盛行、四海盛景的資產、銀行賬戶等被全部凍結。

  對于上述被法院認定的“4003.8萬元”已償還款,尚曉峰說,這實際上是一筆新能源汽車補貼款,剛剛打款進入一步用車賬戶后不久,就被多氟多以債轉股之前需要共管賬戶的名義轉走了。

  尚曉峰向多氟多提出了一個新的方案:如果非要給小明出行解禁,那小明出行,就必須拿出500萬的最低賠償金作為多氟多收購一步用車的履約保證金,如果多氟多最終收購一步用車,就將錢退還,如果不收,這筆錢就作為違約金沒收。

  最終,此方案也未被多氟多方面接受。

  在反復拉鋸中,2019年春節過后,大批客戶紛紛提交退還押金申請,一些媒體也開始報道“一步用車拖欠押金”的新聞,甚至一些正在運營的車輛,也被部分客戶藏了起來。

  承載著尚曉峰夢想的一步用車,轉眼間便凌亂不堪:原有的數百名員工,僅剩下30多個,而他們每個月,僅能領取到最低生活費;高峰時期的數千輛共享汽車,還能繼續運營的僅剩下400多輛。

  眼瞅著大街上的“大黃車”越來越少,王先生同樣焦躁不安。他發愁的是他的3000元押金,“(一步用車公司)我都去了好幾次了,但每次都說沒錢”。

  一步用車何以至此?很多事情依舊是謎團。

 
共享汽車一步用車押金
 
[ 媒體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媒體資訊
點擊排行
新手指南
采購商服務
供應商服務
交易安全
關注我們
手機網站: m.www.nmqje.icu
新浪微博: 中國電子商務網
微信關注: zgdzsww
會員QQ群:771850952
中國電子商務網會員群

客服QQ:1471608601

周一至周五 9:00-17:00
(會員服務聯系在線客服)

24小時在線客服